金羚文学 都市言情 麻脸千金 第九章

第九章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麻脸千金| 作者:张敏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谷莫尘与韵蝶在上天山的途中再度遭人追杀,而这已经是第五次了,而来人的武功皆是强手中的强手。让谷莫尘几乎疲于应付,当然,并非他技不如人,而是他身边有;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需要他全心保护。

    离天山顶峰只剩半天的脚程,可偏在这个时候又出现几个程咬金阻饶,而这次的这几名杀手皆比前几次的都要来得厉害,不仅手脚俐落狠毒,而且心地更是毒辣。谷莫尘基于要保护韵蝶的关系,在刀剑上都已经疲于应付,这些人竟然还乘机使用暗器伤人,幸好服的他眼明的躲过,不然此刻已经成为来人暗器下的亡魂了,而对方见暗伤不了他,便采取轮番上阵的伎俩,分明想先消耗他的体力后再轻取他性命。他谷莫尘也不是傻瓜,当然看出对方的战术,只是依此局势看来,他想以少胜多似乎是不可能的事了,如果继续与其周旋下去,最后的下场必定是败仗而亡,看来,还是看好时机先溜为快。心意一定,找出缝隙,拉着韵蝶便往树林中窜。

    几名杀手见两人逃逸,纷纷奋力而追,双方在经过一番追逐后,谷莫尘最终仍逃不过被其包围的厄运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韵蝶心慌意乱的拉着谷莫尘的衣角,吓得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谷莫尘出声安抚,一对锐利如鹰般的眼睛死命的盯着几名杀手。

    “哈…你都自命难保了,还想保他人?”杀手中的其中一名放声大笑,出言讥讽。

    “别太得意,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!”谷莫全明知凶多吉少,仍镇静异常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咱们走着瞧。兄弟,上。”

    顿时,树林里剑光交映,谷莫尘以寡击众,力不从心,而就在对方想一举从四面人方朝他利过来时,林中突然飓风吹骤沙狂毒的烈风夹杂着不知名的尘沙朗一千人吹扫。谷莫尘见状,随即机灵的拉着韵蝶趴在地下,只见几名杀手纷纷撞树落地,手断足裂痛苦哀嚎,模样可谓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飓风稍停,谷莫生拉着韵蝶站起,见杀手们的惨状可以说是心有余悸,与韵蝶相视一眼,两人皆感侥幸能逃过此劫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突然刮起风,好可怕喔!”韵蝶挨着谷莫全。仍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这阵风来得诡异,非比寻常。”谷莫尘环看四周。企图查出异状,却未曾看出蛛丝马迹。“别管这么多了,咱们上山要紧,

    “嗯!”韵蝶点头,随着谷莫尘走向山顶。

    韵蝶一踏人燕谷峰,便忍不住惊叹。

    这燕谷峰乃天山顶端的一绝谷,谷底望目所及全是染红的枫树林,而在被枫树层层包围最谷底,立着一座小巧木屋,木屋顶上,一群飞燕正盘旋而飞,景象壮观而凄绝。

    谷莫尘眺望谷底,露出一抹灿然的笑容“咱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了!”轻轻挽起韵蝶的小手往谷底走,而就在用动人迈进枫树林的刹那,一阵震耳欲聋.的声音陡地在空气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真是命大,竟然能逃过我的赤烈风,不过你擅闯我燕谷峰仍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谷莫尘与韵蝶反向性的捂住双耳,却仍被那声音震得差点儿耳聋,待那声音消失,谷莫尘方才放下捂耳双手以礼抱拳,放声说道:“前辈,晚辈谷莫尘,今千里跋涉来到燕谷峰乃久闻前辈是为专解毒咒之高人,而吾之未婚妻团在娘胎中受之诅咒,故而容貌异于常人,今,吾偕同未婚妻来到燕谷峰,望前辈能高抬贵手与之解咒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解咒就得打赢我。”空中再度传出声响,而伴随着声响,一名红发揭眼背驼腰变的老太婆眨眼间出现于两人眼前。

    老太婆如刀刃锋利般眸光射向谷莫尘,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猛然出招,十根如鹰爪般的手指凌厉的攻向谷莫尘。

    谷莫尘拉开韵蝶,身子左右快闪,只守而不攻。老太婆见他只守不攻,故而微微一愣,但随即继续出手攻之。各莫尘井不想出手,但对方攻势实在太强,若他仅守不攻恐怕必得败仗,而为了能让韵蝶恢复容貌,看来他只有全力以赴了。

    他开始反击并采取主动,攻步之间若实若虚,似乎有

    意扰乱对方的判断力。老太婆目光犀利,抓住了弱点直逼不退,在“阵对招后撕裂了谷莫尘胸前的衣襟,顿时现出五道惊心动魄的血痕。谷莫尘低眸看了自己胸前的伤痕一眼,知道自己胜少败多,故而在心里盘算着要使出师父成教的绝招——飞燕断粮——来应付。

    老太婆精锐的目光深深的探进谷莫尘的瞳眸里,像得知对方的心思似地低哼一声。

    而当谷莫尘使出奇招“飞燕断粮”时,老太婆突然面呈震惊表情,却使出的招式在瞬间冻结不动。而使得谷莫尘一招见血,狠狠的将老太婆打得口吐血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谷莫尘低呼一声。惊慌的上前扶住身子摇晃口吐鲜血的老太婆,为自己打伤她而惊惶不安“您不要紧吧前辈?为何突然收招呢?”

    韵蝶见状,连忙奔了过来,难过地说;“都是为了我这张脸才会发生这种事,都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闻言,原本紧绷的脸色竟然和缓了下来,她不再犀利的目光在的蝶脸上停留片刻,然后缓缓转向谷莫尘,诡谲的眼神在他严峻的脸庞上搜寻辗转。尔后方言:“告诉我,你怎么会‘飞燕断粮’这奇招?”

    “是师父传授给我的。”谷莫尘据实以告。

    “师父?你的师父是…”老太婆的眼肿闪着某种令人不解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家师名讳无情老人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紧皱遐心“无情老人?能否告知真实姓名?”她再度露出期待。

    “家师原名司马儒生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微张的居奇怪的颤抖起来,逐渐泛红的眼眶闪着令不解的泪光以及令人匪夷的喜悦,良久,方才揪心低言:“真的是他!懦生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认识家师?”一谷莫尘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一抹泪滑下老太婆皱纹丛生的脸颊,她缓缓离开谷莫尘的搀扶,目光眺望远方,徐徐道出埋藏内心数十年的沉痛往事。

    “三十三年前,我与情同姊妹的常慧娘同拜百毒门门主为师,苦心钻毒研咒。后来,我巧遇儒生,两人因同心共属、情意深重而结为夫妇,当时,一幅地我与慧娘的交情匪浅,慧娘故而时常在家中出没走动,后来…我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秘密,慧娘她…她竟然爱上懦生,而且处心积虑想从我身边夺走儒生,这件事被我揭露后,她竟全然不顾妹妹之情,在儒生面前挑拨生事,让儒生对我产生误会.甚至…”话说往事,她几度落泪,一双肤皱不堪的老手颤抖地摸上脸颊“她用毒咒把我变成现在这般模样,人不像人鬼不像鬼…”说至此下痛哭出声,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谷莫尘讶异地张着嘴“原来…你就是师父一直念念不忘的师母——红燕女!师父一直不能理解您当年突然离他而去的原因,因为他不相信你会因为一点小小的误会就离开他,原来…原来是为人所害!”

    “我变成这般模样,哪还有脸面对你师父?”红燕女痛哭流涕,几度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常慧娘实在太可恶了。我一定会替师母出这口气的。”谷莫尘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老太婆看着谷莫尘,微拭眼泪,缓缓露出一抹堪称欣慰的笑容“谢谢你。不过连我都拿她没办法了。你又如何有管我出气?”

    谷莫尘难为情的皱下了眉头,忽而展遐而笑“没关系,我不行还有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老太婆惊猛地喊“你千万不能让懦生知道我的去处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难道你不想与师父重逢?”谷莫尘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老太婆摇着头“我不想他看见我这个样子,我希望他的心里面永办有我最美好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谷莫尘黯然地叹了口气“好吧!我不告诉师父便是。”

    韵蝶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一圈,侧着头,不角地问:“老婆婆,您不是对毒咒研究甚深吗?为何不替自己解咒?”

    谷莫全大悟“对。∈δ肝尾惶孀约航庵洌俊

    老太婆黯然神伤“没用的,我身上的咒并非常咒,必须下咒之人的血作为药引方能解咒,慧娘根本不可能用她身上的血为我解咒。”

    谷莫尘与韵蝶面面相觑,皆露出“原来如此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咒能不能解都已无所谓了,反正此刻就算毒咒能解又如何?经过了数十年,我早已人老珠黄了,就算解了咒,形貌也未必比现在好看。”她这分明是自我安慰的说法,任谁都听得出来。“好了,不谈这些。你不跳要找我解咒吗?不过我看你不像被下过咒。”

    谷莫尘被这一提醒才想到自己的来意,连忙将韵蝶推出来“不是我,是她。”

    红燕女倾眉头,目光紧服住蒙着面纱的韵蝶,突然一个箭步,冷不防的掀掉韵蝶脸上的面纱,使得韵蝶因吓了一跳而差点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红燕女冷笑一声“这是慧娘下的毒咒。既然你知道她这张脸会这般模样是被人下了咒,那么应当也该知道下咒这人是何人,有道是:‘解咒还须解咒人’,我想,你找的人并不是我,?”而是慧娘才对。”’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谷莫尘的话被红燕女打断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不知道这天山分为南峰、北峰。南峰山顶名为燕谷峰,就是这里;而北峰山顶名为燕枯峰,是慧娘的地盘。”看着谷莫尘震惊的脸色,红燕女继道:“算你俩天福不浅走对了地方,若你俩此去是燕枯峰,别说咒语解不成,恐怕连命都难保,因为慧娘解咒有一个大条件,那就是要男人身血供养她。”

    喝男人的血。抗饶居朐系婷嫦嚓,双以露出惊骇之色

    “不过没关系,既然你们来到的是燕谷峰,就必定会平安而回,本来,我为人解咒是有条件的,而且不只一条,但是,你我关系非比寻常,我今天就破例免除条件为她解咒。”老太婆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母。不过。师母刚才不是说‘解咒还须咒人’“…”谷莫尘有所疑虑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我跟慧娘同出师门,她那点伎俩我了然于心,难不到我的。”我燕女有十足十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谢过师母了。”说着,拉着韵蝶一同跑下拜谢。

    “快起来,随我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是,师母。”三人随即往谷底走下。

    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
    卢鹣喜以好奇为由,再三要求韵竹带他参观琉璃居,韵竹由于不好意思推拒,但文碍于琉璃居乃裴家禁地,故而想出一计,那就是——调虎离山。

    她先在马厩纵火制造慌乱,调离琉璃居守卫,然后再趁慌乱之际与卢鹣喜进人她也从来不曾涉足过的琉璃居,但也在见到满屋子的水晶琉璃精品时,震撼得久久发不出声音,而卢鹣音他是早从谷莫尘口中得知一切,故而不复前者的震撼,当然,他会积极想探琉璃居的原因,是因为谷莫尘临离去时再三交代他要寻出“冰山佛手”及其他宝物的下落,并要他详查宝物被劫之事是否跟裴天生有关,而既然裴天生的琉璃居是藏宝之地,那么,只要一探琉璃居便知答案。

    他迅速却仔细的看了满屋子的奇珍异宝一遍。并未发现“冰山佛手”等宝,不过却让他发现了地下密室的入口。他轻轻推开看起来与墙密合的门扇,赫然发现了别有天地。

    “哇!这么多的水晶奇宝,看得我都目眩头晕了。”韵竹看着满屋子晃耀的白光,不禁发出叹息。

    “你爹真是了不起,竟收集了尽天下的琉璃珍宝。”卢鹣喜假装只是欣赏,一对眼睛却暗藏玄机的在地下密室的琳琅中搜寻。

    天山佛手!卢清喜从数不尽的水晶中发现了“天山佛手”的存在,身子微微一怔,后心微微一皱,欣喜中夹杂着非本人无法了解的不安与难过。

    菩萨之泪!他又发现了洞庭门的另一项失物,悸动的心久久难以平复。既然“冰山指手”跟“菩萨之泪”都在裴天生的琉璃居里,那么,莫全看见裴天生手上戴的必定就是“太阳之光”无误!”该死的裴天生,原来珠宝钞劫之事真的是他干的,此刻的他难掩满腔的愤怒,恨争得立即去找裴天生算帐,不过,由于裴家大小姐与莫尘的关系匪浅,这件事他必须三思而后行,也许…该等莫尘回来再作商议,看看究竟该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如果你看完了。咱们就快出去吧,那两名守卫随时会回来的。”韵竹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万一让她爹知道她带着外人一起擅闯琉璃居,她不被剥掉一层皮才怪呢!

    卢鹣喜猛地回神,淡淡朝她一笑,然后拉着她快速离开了琉璃居,而谁知道,当他们走出琉璃居时。却看裴家大宅正被强烈的火势逐渐吞没…

    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
    韵蝶与师母进人密室良久,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?当然,谷莫尘并非怀疑红燕女的能力,而是一颗心就是抑不住的着急,难道现在的他还会在意恢复容貌后的韵蝶生成什么模样?既然连面如魍魉的她他都接受了,还有什么是他不能接受的呢?就算她还是个丑八怪,也总比原来的还能见人吧?哎呀!他到底是怎么了?为何心慌意乱焦措难安?

    他用力的做了几个深呼>吸>,努力的抑制自己非比寻常的波动情绪,他不希望让人家察觉出他的在乎,他…

    密室的门缓缓被拉开,中断了谷莫尘的思绪,而他几乎是屏息以待,一对深邃的眸子瞬也不瞬的直盯着闪内瞧,可门内乌漆一片什么也瞧不见。唯一得以感觉到的便是自己胸下急剧狂跳的心像要跳出喉咙似的。

    缓缓的,老太婆从漆黑中走了出来。身后跟着仍旧蒙着面纱的韵蝶,前者脸色颓丧,眸光黯然,后则则低垂眉目,状似沮丧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谷莫尘焦急的问着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轻轻摇头,重重地长叹一口气,面露歉疚之色地看着谷莫尘。

    “毒咒解不成?”谷莫尘拧起一对英气十足的浓眉。

    “唉!”又是一声叹息“真是对不起,我无能为力。”缓缓移步走向谷莫尘身后的大树旁,目光诡谲的眺向远方。

    无能为力?这么说咒并未解成喽?不知道为什么,谷莫尘突然有种如释重负之快感,呵!他终于明白自己刚才在焦急个什么劲了,原来他是在害怕自己会因一时无法接受容貌改变的韵蝶而不安。他为此感到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他略含笑意的静看低垂眉目的韵蝶半响。“韵——”

    “让我先说。”韵蝶突然抬头打断谷莫尘的话。相对的眸光紧紧交缠,她歉歉地低道:“对不起,让你失望了!”

    谷莫尘突然噗吓一声,然后按捺不住的大笑起来,笑声遍满整个燕谷峰。

    老太婆闻其笑声不禁诧异回眸,眸光与韵蝶的相对,双双露出不解之神情。照道理说,韵蝶身上的咒不能解,他应当会很失望难过才是,怎么反倒笑得如此开心?_

    我身上的咒不能解,你不难过吗?”韵蝶怀疑地看着。他。

    谷莫尘缓缓摇头,严峻的脸庞因笑而柔和“我刚才等在门外心中是万分焦急与不安。但是,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焦措难安。直到听师母说.‘让你失望了。”我的心突然豁然开朗,如释重负。韵蝶。”他上前握起韵蝶的小手,用他最真诚的心道:“我已经习惯了现在的你,我并不奢望能有任何改变,我希望你能明白,就算你的容貌一辈子都将如此,我不改初衷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韵蝶感动得红了眼眶,她几乎是又哭又笑的将自己的脸理进他的胸膛的。

    老太婆淡淡露出满意的笑容,不动声色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韵蝶将胆庞上的面纱悄悄的摘下,低声地问:“你真的不在乎我这张脸?”

    他轻抚她垂在肩下的青丝,肯定的回答“不在乎,生生世世都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韵蝶抿唇一笑,动作缓慢的将脸自他怀中抬起。与之相对。

    “韵…”他在乍见韵蝶摘下面纱的脸庞时,整个人震惊错愕地说不出话来。这…她…

    他怎能相信眼前这用“沉鱼落雁”、“闭且羞花”都难以形容这美貌的女子就是他的韵蝶!瞧她那张粉雕玉琢的脸蛋,活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女,那如凝脂般的肌肤吹弹可破,两片妹唇红艳欲滴引人遐思,唯一不变的,她那对澄澈透亮他眼眸,依旧闪着慧黠迷人的光芒,而此倾国倾城的容貌再加上原本就婉仪多姿的身段,简直是天衣无缝的配合,他的韵蝶呵!是全一下最、最美丽、举世无双的女子!他谷莫尘能得此妻此生何憾?

    他内心的震惊与喜悦冲击激荡不休,而所有的表情皆在瞬间展现脸庞,变得复杂难辨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现在的样子?”韵蝶看不出他复杂的表情,故而担心。

    他紧握着她的小手,激动亢奋地笑露了齿“喜欢,我当然喜欢,喜欢极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她高兴的笑开了嘴,真所谓“一笑倾城;再笑倾国”迷得他几乎是神魂颠倒、浑然忘我。

    “我谷莫尘此生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?”他不能自己的低语,道出了内心最深的感受。

    韵蝶闻言,自然欢喜在心,但心里却突生捉弄。她故意甩掉他的手,收起笑容,扬高下吧,道:“谁说我要嫁给你啦?以前我之所以那么轻易的答应是因为我生得丑,而如今我的容貌已经恢复,这件事我必须重新考虑。说不定…”刻意将笑容凑近他变得错愕的脸庞前,说:“我可以挑个更好的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谷莫尘拢紧双眉,错愕得说不出话来。他没想到她是如此现实势利之人,他突然憎恨自己深切执着的爱上她。他眸中闪过一丝深切的痛楚,猛然转身决绝而去。

    韵蝶见状,连忙追上拦住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不再见到你,去哪儿都行。”他无情地说,锐利的眸光狠狠地投射在她美如仙子般的庞上。

    韵蝶皱起眉,小手不安的交握搓揉,怯怯地低头问:“你真的生气啦?”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,迈步欲走却又被他给拦住。她噘起了红嘟嘟的小嘴儿,略显娇嗔又不安的跺着小脚。

    “人家跟你开玩笑的嘛!瞧你气成这德行?你看我真的像那种现实的人吗?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重新回到她的脸上,看着她又羞又气的模样知道是自己表现过分了。不过这小妮子也真是的。竟然跟他开这种玩笑?

    “人家都说跟你开玩笑的了你还生气。亢冒桑∧俏腋闼刀圆黄鸷昧,以后也绝不再跟你乱开玩笑,可以了吗?喂!你别一直绷着脸嘛。挺吓人的!”他生气的样子确实吓人,一张脸紧绷僵硬冰冷得像刚从冰库里拿出来似的,简直会冻毙人的。

    他再瞪她片刻,缓缓牵动唇瓣“你喔!下次再这样调皮,我就把你抓起来痛舍顿屁股。”

    那他终于露出笑容,她才如释重负的、淡淡的露出一抹如早春花开般的迷人笑靥,吐露着怡人芬芳,那与生具来的恬雅与那出众之姿相交辉映,形成一股浑然天成。毫不造作的美丽,令人为之如痴如醉,为之颠倒。

    她轻轻投入了他温暖宽阔的胸怀,如黄莺的声音轻回他之耳畔“人家下次不敢了啦!”

    他紧 拥住她娇小的身子,向上弯起的唇瓣洋溢着迷人的笑,灿亮如炬的眸子闪烁着幸福甜<img src="image/mijpg">的耀眼光来。

    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
    谷莫尘与韵蝶双双回到杭州,两人在裴宅大门前敲了许久却仍不见里头有一丝回应,双双不禁心生疑窦。

    “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